BeautyBeauty || 本当の中国を掴む情報戦略

从明星到国家元首都在用,羊胎素是行业里可以说的吗?丨成分特辑38

发布时间:2022-03-29 15:50

最近,“羊胎素”突然在社交媒体上火了起来,“斯琴高娃老师”也成为一个新的梗。据悉,这个梗来自演员斯琴高娃和袁立10年前的一段采访视频,经过网友高还原度、搞笑氛围十足的二次创作而再度翻红。

2012年,在电视剧《母亲母亲》的发布会上,面对记者的追问时,袁立抛出“斯琴高娃老师最近打了羊胎素了”来转移话题,还没等斯琴高娃反应过来,她再次追问:“这是可以说的吗?”这一尴尬中又带着暗流涌动的名场面,成为网友们的一个欢乐源泉。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网友的创意下,与羊胎素相关的仿妆和模仿视频也收获了一大波流量。目前,B站上播放数量最高的“羊胎素仿妆”视频已经达到605.8万次;武汉大学一辩论队因取名为“皮都展开了是因为羊胎素对不队”登上了微博热搜。而“这是可以说的吗”“哦,那倒不是因为这个”和“皮都展开了”成为了万能金句,在年轻人当中口口相传。





























△截图自B站up主@积米刘


羊胎素的突然翻红,似乎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不过关于“羊胎素美容”的消息已经传闻了很久。事实上,羊胎素美容疗法早在多年前就受到了不少名人的推荐。

据记载,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元首希特勒曾经在私人医生的治疗下,通过注射胎盘素补充营养,强化体能;同一时期的前英国首相丘吉尔,晚年时通过“羊胎素活细胞胚胎疗法”维持身体健康状态。

除了国家元首、政要和贵族之外,诸如玛丽莲·梦露、克里斯汀·迪奥、查理·卓别林等名人也曾经使用过羊胎素疗法。

网传一针价格上万元的羊胎素,曾经也是热门的医美项目。不过,在长期的研究和验证中发现,羊胎素疗法存在不少缺陷和未经证实的抗衰功效,因而饱受争议。再加上抗衰老领域的相关医美和化妆品技术不断升级,羊胎素俨然成为了“过气网红”。


羊胎素抗衰老是骗局?


羊胎素的起源地在瑞士。1931年,瑞士的保罗尼翰医生(Dr.Paul Niehans)首次从小羊胚胎中提取出活细胞,并注射到一名甲状旁腺受损的临危病人体内,成功挽救了他的生命。这是羊胎素细胞活化疗法的最早案例。

事实上,中国和瑞士对于羊胎素的定义或许存在一定偏差。在瑞士,羊胎素是从小羊胚胎中提取的含有丰富活性物质的活性因子,羊胎素疗法是一种活细胞注射的治疗方式,主要用于强化人体免疫力;而在国内,羊胎素包括羊胎盘素和羊胚胎素两种不同的物质,化妆品中以羊胎盘素为主,宣称能够抗衰老。

大约自2009年起,羊胎素美容在国内开始流行。彼时,各媒体和整形美容机构开始宣传、甚至吹嘘羊胎素的抗衰老功效,称其可以逆转衰老、提高免疫力,甚至能够缓解疲劳、调节内分泌。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一次瑞士“羊胎素之旅”的价格大约需要15万元,其中包括约14万元的治疗费用。前文提到的斯琴高娃,曾经也远赴瑞士注射羊胎素,还成为某瑞士健康中心的羊胎素代言人。
















△2015年某瑞士羊胎素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


尽管国内一些机构和媒体大肆宣扬羊胎素的抗衰功效,但在现有的研究中却并没有足够的依据能够证明这一点。

首先,从化学成分组成上来看,羊胎素主要包含蛋白质、氨基酸、细胞因子,还有一些激素,比如羊的生长激素、雌二醇、雌激素酮等。虽然羊胎素可能含有诸多成分,但其中的生物有效成分到目前为止仍然无法确定。

其次,国内外关于羊胎素的抗衰研究主要是采用果蝇和大鼠等动物实验,以及一些细胞层面的研究,仅仅涉及最基础的生理效应和药理效应,缺乏更多的临床数据。

比如,2002年,《中国生化药物杂志》上的一篇研究表明,老年大鼠在口服羊胎素溶液后,体内红细胞SOD(超氧化物歧化酶)含量提高,血清和肝组织中MDA(丙二醛)含量降低,证明其具有抗氧化功能。然而,SOD和MDA两项指标的说服力并不强,无法支撑羊胎素的抗衰老作用[1]。

△截图自相关文献


功效不显著的同时,羊胎素的安全性也受到了质疑。注射羊胎素可能会出现排异现象,导致严重的过敏、脓肿、感染甚至是动物源性传染病的传播。因此,我国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从未批准过羊胎素注射项目;早在2015年,瑞士卫生部也叫停了包括羊胎素在内的活细胞疗法[2]。

不过,羊胎素美容的热潮并没有因此而消退。目前,羊胎素更多以保健品和化妆品成分的形式出现。在淘宝平台和天猫国际平台上有不少在售的“羊胎素胶囊”,它们宣称的功效不仅限抗衰老,还包括调理女性健康、增强免疫力、增强记忆力等功能。相关保健产品的产地主要来自澳洲、新西兰、美国等地区,价格区间大约为120元-680元/瓶。

△截图自手机淘宝


据了解,这类产品主要成分是羊胎盘提取物制成的冻干粉,由于可能存在雌激素类成分,长期服用非但不利于健康,还会增加血凝块、心脏病、中风的风险,甚至引起肿瘤类疾病。

正是因为缺乏足够的安全性证明,在世界各地,人们对羊胎素的食品添加剂身份认可度并不高。例如在马来西亚,政府允许羊胎素在其国内销售,但严禁产品中含有任何激素;我国卫健委在2008年曾明确规定,羊胎盘含有多种生物活性成分,缺乏广泛食用历史和食用安全证明,不能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

△截图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


以羊胎素为代表的动物细胞成分,能逆袭吗?


在《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中,羊胎素被命名为水解胎盘(羊)提取物,主打抗氧化、美白、保湿等功效。记者在美丽修行app上搜索“水解胎盘(羊)提取物”,发现梵蜜琳贵妇膏、麦吉丽贵妇美颜膏、慕奈尔贵妇美颜膏等产品中,都含有这一成分,产品品类涉及到面膜、乳霜、精华、冻干粉、洁面等。

△截图自美丽修行app


此外,部分国外化妆品也会使用提取自胚胎细胞的羊胚胎素,但这一原料提取难度更高,相对来说价格和质量也会更高。

虽然这是一种“正规”的化妆品成分,但由于违背伦理道德、且护肤功效不明确,羊胎素受到了专业人士的质疑。比如,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副主任涂平曾在央视《每周质量报告》中公开表示,羊胎素是一种大分子蛋白,不可能通过外用途径进入皮肤中,再加上羊胎素中可能存在的雌激素成分,反而会加重面部黄褐斑。

那么,跟羊胎素相关或存在相似性的成分还有哪些?

1)胎盘提取物类成分

羊胎素除了功效性和安全性被诟病之外,作为一种胎盘提取物,国家对相关产品宣称的监管会更严格。2019年5月,在国家药监局集中排查清理化妆品网络销售者、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上展示的化妆品违法宣称活动中,胎盘提取物和药妆、EGF(生长因子)等关键词并列,成为被清查的对象。

据媒体报道,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从2014年开始,监管部门已经不允许使用胎盘提取物这种宣称,申请的产品也不会获批。

在药智数据官网上查询,国内已批准的胎盘提取物共有6种,分别为(动物)胎盘蛋白质、水解胎盘(羊)提取物、水解胎盘(猪)蛋白、水解胎盘(猪)提取物、(动物)胎盘蛋白、(动物)胎盘酶等。

△截图自药智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化妆品原料标准中文名称目录》中还包含人胎盘提取物等成分。据了解,在世界范围内,只有日本和韩国可以合法生产人体胎盘素。不过,日本的人体胎盘素仅限于临床医疗使用,而化妆品成分中的胎盘提取物,大多来自于猪、羊、马等动物胎盘。

动物胎盘提取物出现在不少日系功效性护肤品中。比如,日本高人气功效护肤品连锁店松本清的同名品牌,曾推出胎盘素发酵原液精华。产品通过冷冻酵素提取法,从马胎盘中提取胎盘素,并混合酵母发酵提取物、透明质酸、神经酰胺等功效成分,主打补水保湿、对抗初老的作用。






















△松本清胎盘素发酵原液


2)“脐带血”

与胎盘提取物类似的还有“脐带血”、干细胞等成分宣称,同样备受争议,也成为了监管重点区域。

比如,曾经被一众明星、网红推荐的日本Royal“脐带血”精华,该产品主打的是来自猪的胎盘素和提取自脐带的造血干细胞、胶原蛋白,据称使用了现代无菌技术和低温处理,以保持提取物的活性和安全性,产品宣称具有抗衰老、修复、提亮肤色等功效。

△Royal“脐带血”精华


脐带血是在分娩时,脐带结扎并离断后残留在胎盘和脐带中的血液,通常只有几毫升。它含有可以重建人体造血和免疫系统的造血干细胞。通过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治疗遗传疾病、白血病以及一些恶性肿瘤,这一作用甚至比骨髓中的干细胞更加出色。据了解,为了预防疾病,目前全球很多国家会建立脐带血库,保存脐带血的价格通常十分高昂。

宣称脐带血成分的护肤品主要来自日本,但这类产品通常会存在几个疑问:如何面对干细胞技术的不成熟,技术成本高昂的难题?活细胞无法在化妆品中生存,那么失去造血干细胞的“脐带血”,与其他动物细胞提取物是否有本质区别?动物来源的“脐带血”是否会存在排异反应,原料安全性如何保障?

3)干细胞

不管是胎盘提取物、“脐带血”,还是细胞生长因子,最终的话题都引向了干细胞这个概念。

对于干细胞,大家应该并不陌生。这是一类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在一定条件下,它可以分化成多种功能细胞,具有再生各种组织器官和人体的潜在功能,被医学界称为“万用细胞”。

然而,目前国家药监局未注册或者备案任何干细胞相关的化妆品原料,在卫生健康部门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中,也尚无干细胞在美容、抗衰方面的研究。甚至在我国化妆品监管法规中,“干细胞”属于宣称违禁词。

△截图自药监局科普文《“干细胞化妆品”是个伪概念》


同理,干细胞作为活细胞,对保存环境条件的要求较高,几乎不可能存在于化妆品中。因此,市面上宣称干细胞的化妆品中,通常采用动物细胞提取物作为替代成分。

不过,在生命科学领域,干细胞已经站上了前沿的研究地位,基于干细胞的抗衰老原理也对化妆品开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当下,基于干细胞、再生医学研究领域的新原料,也在不断推陈出新。比如,最近在原料端受到关注的成分外泌体,是一种由细胞分泌释放到胞外空间的微小囊泡,富含多种蛋白质、信号因子和脂质成分,且在实验室中表现出优秀的抗衰特性。

但目前这一原料并没有得到广泛应用,仍然存在不少难以解决的问题,其提取工艺难度大,既要保证纯度和质量,又要实现量产。此外,该原料仍然处于初步研究阶段,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证明。

综上所述,诸如羊胎素之类的动物细胞成分,曾经红极一时,受到众多追捧。但当人们用更理性的视角看待之后,它们的热度也在逐渐消退。缺乏临床验证、安全性难以保障等等,成为这类成分的通病。而部分商家借助该成分的“余热”,推出衍生领域产品,或者将产品披上另一层外衣,企图打造另一个热门概念,再进行“割韭菜”。

然而,如今随着“成分党”的进步与升级,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更加看重产品的实际功效和作用原理,对某些概念性的产品已不盲从了。而且,如果我们从行业的视角看,在抗衰老这一领域,相比羊胎素等,维A醇、多肽等具有足够数据支撑和市场验证的成分,更符合化妆品的开发思路。



来源:聚美丽

作者:诗诗

网址:http://www.jumeili.cn/News/View/40452.html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标签:护肤成分医美羊胎素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