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Beauty || 本当の中国を掴む情報戦略

索赔1000万!小红书起诉4家代写代发平台和MCN机构

发布时间:2022-01-19 17:49

今日(1月19日),小红书开启了第三轮虚假种草治理,并公示了新一批封禁品牌名单,其中包括佑天兰、DIRUC迪兰可等美妆品牌在内的7个品牌,以及海峡整形医院、广州曙光医学美容医院等6家线下商户。

△小红书第三轮封禁品牌名单


自2021年12月16日公开第一批封禁品牌名单以来,小红书至今已封禁了81个品牌及线下商户(详情可阅读聚美丽往期文章《小红书突然封禁29个品牌,多方独家回应》《Fancl、后、阿道夫等被封!第二批小红书封禁品牌名单来了?》)。此外,小红书官方公众号表示,启动“虚假种草”专项治理后,已处理相关虚假种草笔记17.26万篇、违规账号5.36万个。


小红书提告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专项治理中,小红书对外宣布,正式对微媒通告、承包、南京贻贝等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提起诉讼。据了解,这些机构从事“代写代发”虚假种草笔记的业务,帮助商家及博主进行虚假推广,对平台内容生态和平台新机遇造成了极大伤害,同时严重损害了用户的合法权益。

对此,小红书要求上述机构立即停止针对小红书的虚假推广交易等行为,并赔偿小红书经济损失1000万,赔偿金将用于平台虚假种草治理。

对于小红书提告这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不少网友纷纷叫好“支持正常维权!”“这些情况就应该加大管理力度,决不能放过,换我们一个干净的网络环境!”“确实应该抵制一些涉嫌违规的行为,小红书这次做得挺好的。”

针对此次小红书的动作,有MCN机构向聚美丽表示,“挺好的,行业的风气是该整顿整顿了。”“以前这样的(代写代发)机构很多,现在官方整治以后应该会少很多。”


小红书“自救”


小红书在“虚假营销”上的治理行动,其实是对其自身平台的一场自救。

众所周知,小红书作为UGC平台,素人的内容创作是平台发展的核心。小红书方面也曾表示,自身之所以能够繁荣,“核心原因是社区里活跃着一群乐于为他人提供真诚建议和帮助的成员。”由于其强种草属性,小红书一直是品牌的重要投放阵地。甚至曾有人笑称,只要搞定5000小红书KOC测评+2000知乎问答+搞定李佳琦薇娅,就可以成功打造一个新品牌。

但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代写代发等黑产逐渐在小红书平台上滋生,并成为平台的顽疾。早在2019年,小红书 App 就曾在多个安卓应用市场下架。当时多家媒体猜测,可能与小红书涉黄、“黑医美”、虚假商品或刷量有关;紧接着同年12月,央视《朝闻天下》点名批评小红书等电商平台上有刷评论、刷点赞等违规行为,暴露其背后的黑色产业链。

2021年10月,小红书因代写代发再次引发争议。有媒体报道称,小红书存在招募推广、写手、代发等雇佣水军行为,代发一篇笔记的酬劳仅约4-5元。

“小红书在C端用户那里,影响力在越来越大,介入到了消费决策环节。这种虚假种草,增加了平台商业化内容的比例——这也是小红书被一些用户诟病的原因之一。这种商业化内容既绕开了平台(没有进行报备),损害了平台利益,也破坏了平台的内容生态,损害了用户在平台上的体验。”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MCN机构负责人告诉聚美丽。

随着黑产越来越影响平台的生态,小红书意识到必须开始“自救”。2020年,小红书公布了“啄木鸟”计划,整治低质内容,处罚“接私单”的推广,并对违规账号进行断流处罚;2021年初,小红书上线了“蒲公英平台”,对品牌合作平台进行升级,继续加强对商业合作笔记的管理;2021年12月,小红书开启“虚假营销”专项治理,治理首月,对7383个账号进行断流处罚,处罚笔记数量超过21.3万篇。

而此次向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提起诉讼,也体现了小红书在打击虚假营销黑产上的决心。“只治理平台内的虚假内容和账号,治标不治本,因此需要截断上游品牌‘代写代发’的需求,才能从根本打击到这个灰产链。”小红书“虚假营销”治理专项负责人表示。


代写代发遍布各个平台


值得关注的是,聚美丽记者观察到,代写代发这样的黑产并不仅仅存在于小红书平台。在番茄通告、螃蟹通告等通告平台上,除了小红书外,包括抖音、微博、B站、快手等社媒平台都有相关的合作信息。


在这些通告小程序上,品牌商家可以“发通告”,明确需要发布的平台,粉丝量、执行时间等接单要求,同时写明报酬和执行信息;博主则可以报名参加品牌、商家发布的“通告”,通过审核后即可接单。此外,记者也注意到,在豆瓣、抖音、微博、快手等平台都有推广合作、代写代发、点赞评论的招募帖。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在小红书联合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举办的“网络生态治理”行业研讨会上表示,委托他人进行虚假种草的商家,属于从事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而对于代运营的组织者和公司,既属于帮助他人进行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亦属于从事非法经营活动。“未来我们可以进一步推动这块的立法立规,将相应的罪名特定化。”

薛军认为,治理需要把生态链、产业链、利益链弄清楚,才能真正做到有效打击。如果只聚焦其中一段,上下游的问题不解决,问题很难有效根治。同时,薛军认为,违规营销等问题需要行业联动,各个平台对黑灰产的代运营平台、中介机构进行共同打击、治理。

“违规营销的治理,我们一定会长期坚持做下去。它是个持久战,有很多治理难点,不是通过单一平台能够完全克服的。”小红书总编辑沈炼表示,“比如,类似微媒通告、红通告等这些第三方接单中介平台,我们今天依然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方法来打击它们,但我们会持续尝试、找办法。”



来源:聚美丽

作者:小绝

网址:http://www.jumeili.cn/News/View/40270.html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标签:品牌种草美妆小红书MCN营销推广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