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Beauty || 本当の中国を掴む情報戦略

虚拟偶像推广口红「翻车」,我开始怀念初音、洛天依了

发布时间:2021-07-13 18:04

「滋润不干,是温柔的珊瑚色调,有点草莓的感觉。」


这是一条口红推广,来自国风虚拟偶像翎 Ling。你会觉得新奇,还是感觉自己被糊弄了?


显而易见,翎 Ling没有真正试色,呈现效果完全是虚拟的,不能有理有据地得出「滋润不干」的结论,更别说质地、持久力等更专业的测评。在小红书,比这用心的种草笔记多得多。


翎 Ling 的口红推广


虚拟偶像早已不是新鲜事物。在 VR、CG、AI、全息投影等技术的发展下,虚拟网红、虚拟模特、明星的仿真化身、品牌虚拟代言人层出不穷。


只是,在次元壁被打破的同时,虚拟偶像「永不塌房」的美好愿景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实现。


当虚拟偶像成为带货工具人


在引起争议的两天后,虚拟偶像翎 Ling对口红的推广文案被删去,照片依旧保留。


除了不走心的文案,翎 Ling背后的团队,还有许多不恰当之处。


翎 Ling的人物设定极具中国特色,爱好京剧、毛笔字和太极,声音也采集自京剧梅派第三代传人。但她的第一条推广却是 Gucci,没有展现中国风。



翎 Ling曾经参加央视综艺《华彩少年》,表演京剧选段《天女散花》,但仅有这一次,此后再没有任何中国风的表演,更新最多的是微博、小红书里「岁月静好」式的写真,其间夹杂着和 keep、vogue 杂志等品牌合作的信息,微博关注也多为商务合作对象。



这些都说明她背后的团队急于变现、操之过急。


虚拟偶像当然可以流量变现、内容变现,但如果其行为不符合人设,不能在于用户的互动、沟通中潜移默化地传递品牌理念,很有可能会大大降低其传播价值,甚至起到负面效果。


相比之下,国外社交媒体上已经有许多商业价值很高的虚拟偶像,例如美国的 Lil Miquela、日本的 imma、欧洲的 noonoouri、黑人模特 shudu。


Lil Miquela 


Lil Miquela 形似真人,估值超过 1.25 亿美元,她在社交媒体通过图片展示日常,同时有规律地发布自己的单曲 MV、拍摄短视频、与真人明星网红同框互动,商业化形式丰富多样。她还会发表自己对流行议题的意见,甚至发文宣布和男友分手。


除了不能够来到现实,她在社交网络比真人还要真实。


Noonoouri 和 Lil Miquela 不同,她更贴近 3D 动画人物,主要与高端时尚品牌代言合作,和《Vogue》法国版主编「共享下午茶」,并接受费加罗杂志的第一人称采访。她的设计团队强调,Noonoouri 更像是一种非真人的梦幻化存在,而无需人们代入角色。


Noonoouri 和易烊千玺拍摄杂志 


这两者一个更接近真人,一个故意和真人疏远,但都取得了成功。足以说明,像不像真人,倒不是虚拟偶像的关键问题,关键在于有没有故事、有没有个性。

在这个层面上,基于动漫和小说等 IP的虚拟二次元偶像,往往有更大的空间,因为故事、个性和粉丝与生俱来。


作为陪伴一代人度过整个青春的网游小说《全职高手》的男主角,叶修的地位绝对是「国民级」的,他的带货能力也超过了不少三次元明星,仅 2019 年,叶修就已签下 9 个知名品牌代言合作,横跨食品、快消品、金融等多个领域,几乎每个月都会新增一家以上的新品牌合作。


叶修代言麦当劳


而那些以品牌代言为使命的虚拟偶像,都没有特别显著的效果。比如肯德基的上校、欧莱雅的M 姐、屈臣氏的屈晨曦、花西子的虚拟形象「花西子」。他们名为偶像,但只是一个宣传手段、一个流量入口而已。


因此,虚拟偶像的养成需要「文火慢炖」,切忌批量生产面目模糊、快速变现的工具人。


虚拟偶像会是真人偶像的进阶版吗?


真人偶像常常被认为是一个贩卖梦想的职业,实力、努力、性格都可能是人气来源,能够让粉丝将情感投注在他们身上。


不可避免,真人偶像有人为打造的部分,他们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形象,并非完全真实,而是通过筛选,选择性地呈现在观众面前。虚拟偶像们也是经过精心策划创造出来的兼具美感、技术和人性的作品。


AKB48


但至少,虚拟偶像能够让粉丝投注的情感不被浪费,他们是稳定、标准化、完美无瑕的,还可以随时更新和迭代。因此,虚拟偶像也有可能成为真人偶像的进阶版。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的主人公桂木桂马对游戏偶像的描述同样适用于这里:


桂木桂马


「永不劣质化的偶像才是我们所追求的。但现实中的偶像无论如何都会变质的......游戏偶像的进步简直是分秒不停,从点阵图开始,加入了语音,色彩也变多了,最终能够进行育成了,随着设备的发展实现了立体化,故事和情节也得到了充实,设定的加入也是现实中望尘莫及的,在这期间现实偶像有什么进化吗?什么也没有改变。」


但像国内许多不成熟的虚拟偶像,只是借了「虚拟」的红利,并不能体现「偶像」二字。


比如爱奇艺综艺《跨次元新星》里,所有选手都是通过3D建模而形成的,节目中所呈现的选手形象和宣传海报相差甚远,粉丝便调侃「原来在二次元也有生图和精修的差别,选手出场就知道是大型照骗现场」。这种「学三年动画」做出来的效果,不免让人觉得这节目就是来圈钱的而已。


《跨次元新星》原画和建模的对比


虚拟偶像的「虚拟」能够成为优势的前提是,它能够呈现出和真人偶像同样美好的地方,同时免除人之为人难以避开的风险。因为人们的喜欢是基于「人性」的,我们不是喜欢「虚拟」这项技术,而是喜欢「虚拟」能够将美好之处延续和保存。


严格来说,像初音未来、洛天依这样的虚拟歌姬,本质上是一个声库,二次元形象是附属品,和以真人配音为主的虚拟偶像不同。但是她们的确展现了偶像更应有的面目。


初音未来


虚拟歌姬们往往由官方提供声库、初始形象和基本人设,后续则主要靠 producer(制作者)们不断补充。喜好、声线、个性等都可以二次创作,这使得虚拟歌姬们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比如粉丝以洛天依音库制作的歌曲《千年食谱颂》,赋予了洛天依「吃货」的属性。


《千年食谱颂》


正如 B 站@HSINGBOBO熊提督所说,初音未来是只有在「去中心化」环境下才能诞生的偶像形象。初音未来的成功是无数死宅拿 Vocaloid(一种电子音乐制作语音合成软件)的调音器和 MMD(一种制作3D动画的程序)软件一部作品一部作品堆出来的。这就是同人创作的力量,也是传统偶像所不可想象的。


相较于传统偶像经济「偶像-付费-粉丝」这样一个以消费为核心的结构,虚拟歌姬们多了「内容生产」的部分,粉丝能够实时地参与虚拟形象的塑造和养成,从中增强对虚拟偶像的情感归属和集体认同感,甚至借助平台和技术创作出自己的音乐作品。


洛天依家族


虚拟歌姬的圈子虽然是小众的,但它的边界是开放的,在保证 PGC(专业生产内容) 内容质量的同时,开放一定的 UGC(用户原创内容)权限。


这说明虚拟偶像也需要进行更多作品、运营方面的投入,比如技术的完善、线上线下演唱会的策划、衍生产业链的开发,多个行业协同合作,使受众有传播和二次创作的欲望,而不仅仅是一场以圈钱为目的的小打小闹。



当真实与虚拟的界限逐渐模糊,虚拟偶像若要成功,无非是要考虑「虚拟」和「偶像」这两个词的兼容。虚拟偶像的背后还是以人为主的团队,团队如何理解人性、技术和美感,也就决定了我们能从虚拟偶像身上看到什么,以及他们能够在文化和商业上走多远。



来源:美妆头条

作者:爱范儿

网址:http://www.mztoutiao.com/index.php?m=Article&a=show&id=9568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标签:小红书化妆品变现口红虚拟偶像虚拟人物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