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Beauty || 本当の中国を掴む情報戦略

媒体人/营销人/产品人......不同角色创立的新品牌都有什么特点?#新品特辑115

发布时间:2021-03-17 17:04

延绵不断的疫情为“创业”这一词添加了不少的难度与重量,但行业里总有人直面疫情、另辟蹊径,在创业的路上越战越勇。

聚美丽新品特辑会不定期更新介绍国内外的新锐品牌,这次,我们挑选了十个新近创立的美妆品牌,其中有大公司孵化的自有品牌,也有行业人士洞悉市场挖掘细分赛道的机会,还有是从时尚或是艺术领域的资深人士跨界美妆推出的新品牌,这些独具匠心的新品牌都有何特别之处?赶紧往下看吧~



拜尔斯道夫(Beiersdorf)推出了一个名为Only What's Needed (O.W.N)的护肤品牌,以回应消费者对个性化护肤的渴望。

消费者需要填写一份五分钟的科学评估皮肤测试问卷,O.W.N使用专有算法和科学问卷,根据个人皮肤需求定制配方。


该算法和调查问卷是拜尔斯道夫根据该品牌上市前对4000多名消费者进行的调查得出的见解和数据编制的,这也是拜尔斯道夫针对欧洲和亚洲每天收集1万名女性的皮肤测量数据进行的更广泛国际科学研究的一部分。据了解,该研究已经通过特殊的测量设备、环境数据和用户的直接反馈收集了超过250万份皮肤测量数据。

目前O.W.N仅在欧洲市场推出,主要针对早晚的面部清洁和皮肤护理推出产品。

产品外包装遵循个性化定制,上面印有消费者的名字,例如:弗兰克的O.W.N s或安娜的O.W.N s。同时,产品瓶身采用可重复使用的材料制成,符合品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拜尔斯道夫公司首席执行官史特芬(Stefan De Loecker)解释道:“O.W.N的推出加强了我们对个性化护肤创新的关注——基于个人需求和科学发现。”

该系列由拜尔斯道夫的内部初创公司Personalisation Accelerator开发的,集合了拜尔斯道夫近10年的个性化定制研究经验。

“个性化定制是许多行业的主要趋势,这也包括了化妆品行业。拜尔斯道夫在过去几年一直致力于研究各种概念和产品……我们不仅要考虑产品方面的,还要考虑潜在的数字条件,比如数据生成、合适的人工智能算法的开发,以及线上购物的体验等等。”拜尔斯道夫个性化加速器经理弗兰克·施万克博士说。


在他看来,值得注意的是,个性化美妆的成熟落地必须具备“对个人皮肤需求的全面了解,有关活性成分及其与皮肤相互作用的基本知识,以及多年利用丰富的原材料并创造正确的混合物和配方的经验”。

施万克博士介绍道,O.W.N产品中的每一种配方都使用了一种“复杂的算法”,根据个人的皮肤需求和皮肤护理目标,选择理想的成分和活性成分,同时还会考虑到消费者皮肤状况、生活方式和环境因素,比如湿度、天气条件和接触污染物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算法会考虑到季节的变化或生活条件或生活方式的变化,这种变化会根据外部影响或消费者输入情况自动调整。



作为90后投资人、企业家和慈善家,时尚界非常了解余晚晚(Wendy Yu),但一家美妆企业的创意总监,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崭新的头衔。

作为时尚界的重量级人物,余晚晚以时尚和艺术为切入点,想要于打造一个真正具有民族文化自信的美妆品牌。

余晚晚在接受采访时曾说道:“我发现自己经常使用来自日本、韩国、美国或欧洲的品牌。我想知道为什么C-beauty没有崛起,因为你可以看到中国时装设计师正在崛起,但是C-beauty并却没有在全球范围内崛起。”


而现在,余晚晚的奢侈品艺术美妆品牌YUMEE瑜幂历时一年半的准备时间,终于诞生了。

品牌名YUMEE瑜幂不仅包含了创始人名字的谐音,瑜幂的“瑜”即为美玉,慧内秀外;“幂”则是数学里的乘方,意喻为美丽赋予无限的可能。


YUMEE瑜幂最先推出的三款产品分别是口红、三色高光盘、眼影盘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眼影盘采用阶梯式层层递进的球形形状,以西方建筑美学为灵感,口红也配有人造皮流苏,可以挂在钥匙链或钱包上。

据称,包材的皮革选用由高科技材料WESSEX-SUEDE,该材质由回收的塑料制品转化为生物高分子材料,具备绿色、友好、100%可回收降解等特性。


YUMEE定位于高端市场,并计划进入国际高端零售商渠道进行分销。在国内,YUMEE的销售渠道是Red、微信和天猫旗舰店,口红、高光三合一与眼影盘的售价分别是328、398与488元。

目前国内消费者对零残忍的美妆意识仍然很低,但余晚晚表示,品牌必将植根于正确的价值观,并使用可持续的包装。



在欧莱雅的销售和营销部门工作了10年之后,罗米·达萨尼(Romi Dasani)觉得自己“被掏空”,陷入了一种停滞不前的状态。

罗米于2019年离开了大公司,但还没有准备好离开美妆行业。今年,他带着自己的新品牌UN_DID和企业家精神卷土重来。

UN_DID最先推出了一款三合一产品In Your Face Water Tint,集精华、粉底霜和保湿霜三种效果为一体,零售价为19磅(RMB172元)。

达萨尼说:“我的策略是推出一种多功能的产品,既可以是护肤品也可以是彩妆,这就是In Your Face 的诞生方式。 ”这一款具有保湿护肤效果的粉底液也坚持“无性别主义”,共有从浅到深6个色号。


包容性是Un_did的指导原则之一。“我刚开始工作时,我记得环顾四周,在一个有600人的办公室里,大概只有四个少数族裔在那里工作。”具有亚洲血统的罗米补充说道:“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这始终困扰着我。在美妆方面,我对看到许多品牌推出的相同的美妆表现形式和陈旧观念感到有些厌倦。我本人也是亚洲和LGBTQ +社区的一员,我从未真正感到自己被真实或真正地被任何美妆品牌认同过。”

Un_did致力于打破陈旧的刻板印象。罗米表示,他希望该品牌在英国成为“庆祝真实人们从事其真实业务的庆祝活动”,他充满热情地说道:“我们的社会存在如此惊人的多样性,无论是性别多样性还是种族多样性。”


罗米与来自伦敦当地一家工作室的时尚摄影师一起走上街头为品牌寻找“模特”。他说道:“为了启动UN_DID,我们在大街上拍摄了30多位独特的,不同的人。通过专注于真实的人(而不是典型的模特),我们可以捕捉到许多我认为可以与广大观众交流的面孔。在品牌形象中,您看到的所有脸部照片都是在街上拍摄的。” Un_did的视觉和包容精神在整体上引起了品牌早期粉丝的积极响应。


事实证明,产品制造过程的难度比较大。“支持本地业务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罗米说。品牌坚持纯素和零残忍,在进行了大量研究后,罗米终于在英国找到了一家合适的制造商。Un_did的官网也公布了产品的整个成分清单。

Un_did的包装完全由可持续材料制成,其中30%的材料来自海洋垃圾中提取的塑料,其余的来自消费后的回收材料或PCR。

品牌目前以直接面向消费者的销售模式运营,未来也计划进驻英国的几家零售商进行分销。Un_did的价格带保持在中等价格范围内,产品的价格上限为20磅(RMB180元)。

2021年Un_did计划包括推出手用产品以及一些新品,并于22年扩展护肤系列。 罗米表示:“Un_did旨在成为混合美容领域的佼佼者,并且每种产品都会被设计出两次以上的功能。”


越来越多的专注于更年期女性的创业公司进入市场,而一个由医生创立的新护肤品牌也刚刚加入了竞争。

奢华保健和护肤品牌LaMaria由妇产科医生Manuela Maria Vazquez博士为正在经历荷尔蒙变化的女性创立。

据女性创始人基金(Female Founders Fund)估计,到2025年,预计将有11亿女性绝经,这背后是一个价值6000亿美元规模的市场。

其他进入这一市场的美容品牌包括护肤品牌Caire,、护发品牌Better Not Younger、宝洁的护肤保健品牌Kindra以及Arfa的个人护理品牌State Of。

LaMaria所出产品专门针对女性由于荷尔蒙水平变化而出现干燥的现象。因为当人们的雌激素水平在30岁及以后开始下降时,皮肤中的雌激素受体就会消耗殆尽,由此会影响皮肤,并导致皮肤干燥,变薄,细纹和伤口愈合不良。雌激素是促成胶原蛋白,弹性蛋白和透明质酸产生的最重要激素之一,而胶原蛋白是维持皮肤弹性和水合作用的关键成分。


LaMaria最先推出的两款产品分别是注入含有植物雌激素的面部保湿霜和适用于外阴皮肤附近的女性保湿霜。

“LaMaria的产品会专注于面部护理和阴道护理。”Vazquez博士介绍道,品牌目前推出的两款霜均含有植物雌激素以及像橄榄油、萝卜叶提取物这样的植萃。据品牌称,面霜局部使用时有助于增加胶原蛋白、透明质酸和弹性蛋白的功效。


“LaMaria的产品面向30岁以上荷尔蒙变化的每个人。”Vazquez博士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涵盖了那些更年期的人,因为50%的50岁以上女性会抱怨阴道干燥。”她还指出,由于其他原因(例如母乳喂养或某些药物)的荷尔蒙变化,有20%的50岁以下女性有类似的问题。

为了吸引消费者,该品牌将专注于Facebook和Instagram进行社交营销,并将在其官网的博客上发布女性健康和美容方面的信息。Vazquez博士说:“我绝对认为在这方面女性没有掌握足够的信息。大多数女性都会去看妇科医生,但一年两次、每次20分钟的时间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


LaMaria主要通过DTC渠道出售,未来有可能会入驻高端零售商进行分销,目前产品价格区间在68-158美元之间(RMB443-1030元)。



新兴的韩国身体护理品牌Rbow旨在弥合美容与艺术之间的鸿沟。创始人Sohyung Kim率先提出疑问:“如何用艺术表达我们的生活?”

Sohyung Kim目前担任LAiK的总监,主要工作是介绍国内外创作者的陶器和生活用品,同她时也是首尔拍卖旗下品牌Print Bakery(该品牌以每月举办艺术展的形式推出艺术大师的限量版版画作品)的创意总监,做一些艺术普及工作。

她利用自己之前在Gana Art画廊和首尔拍卖行担任总监的十年经验来创造品牌。在她看来,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化妆品品牌,但很少会与艺术有关。


为了让艺术的基础以多种方式广泛传播,她希望能把自己最喜欢的艺术外化成为一个化妆品品牌,同时也希望这个品牌能被更多的人分享。这就是Rbow诞生的开始。

Rbow代表彩虹,彩虹是每个人都喜欢的自然现象。品牌的产品范围包括手部护理、身体乳霜、润唇膏和香水等。

Rbow的润肤乳和沐浴露中还含有超保湿成分,对于唇部护理,Rbow提供了无色和有色纯素润唇膏的多种选择。


该品牌的明星产品包括一系列香水,这些香水是与法国调香师Symrise和Firmenich共同配制的,有辛辣麝香“Dance and Balance”、木质和花香“O.A.C”,以及与当代艺术家Eddie Kang合作创作的辛辣香气“ Untitled ”等等。

Kim最后提道:“如果没有疫情,我会想通过各种艺术展览来介绍Rbow。”



化妆品行业资深人士卡洛斯•巴雷托(Carlos Barreto)在宝洁、可口可乐(Coca-Cola)和露华浓(Revlon)拥有超过20年的从业经验,这位业内资深人士将目光投向了小众细分的男性染发市场。

他推出了一个染发品牌Cleverman,为消费者定制染发膏,以提供更自然的染发效果。

Cleverman的染发产品包括着色剂和显像剂,以及有长短刷毛的刷子,每份订单负有手套、搅拌盘以及混合和使用配方说明。


购买前消费者需要先完成一个关于头发和胡须颜色、造型的问卷调查。Cleverman还提供洗发水、护发素、脸部磨砂、汗毛清洁洗发水等产品。品牌所有产品都坚持零残忍,是百分百的纯素主义者。

巴雷托曾在博朗、吉列等品牌工作,领导露华浓的全球营销,包括染发、护发、彩妆和美妆工具。

根据Statista的数据,当提到男性染发市场的玩家时,Just For Men’s Moustache & Beard, Original Formula, Autostop, ControlGX, Touch of Gray 等品牌2020年在美国的零售额为1.9亿美元,而同时SoftSheen Carson、Grecian Formula、Madison Reed在这一类别的份额不到1000万美元。

根据国际商业市场预测(Market research Future),到2025年,全球男性染发市场规模将达到5亿美元。

巴雷托说:“男士美容市场还不是很发达。在(男士染发)零售市场上,有一家竞争对手占有90%的市场份额。”研究发现,大约20%的男性染发,但50%的男性愿意染发。


此外,访问Cleverman测试版网站的人中有45%以前从未染过头发。巴雷托希望打破人们对染发的成见,并与消费者建立关系。

巴雷托说:“人们染发时不想被人注意。你不会想让别人看到你头发是有色的。你需要更自然的效果,这意味着你可能不想所有的颜色和看起来尽可能自然。对于男人来说,我们想要更自然、更真实,这就需要更多的选择。”



流行男性美容杂志《Very Good Light》的创始人、《Pretty Boys》作者大卫(David Yi)与专业防晒品牌Supergoop前DTC主管迈克尔·恩格特(Michael Engert)共同创办了护肤公司Good Light。经过两年的研发和产品开发,Good Light将于3月17日发布三款产品。

David Yi想要改变审美的二元标准,创立自己的性别包容品牌。此前他推出了《Very Good Light》也是想重新定义男子气概和男性的审美标准。

“当我推出Very Good Light时,我有意识地认为我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开创一个护肤品牌。”


David Y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身为韩裔的他在科罗拉多州的科罗拉多斯普林斯(Colorado Springs)长大,他自年轻时就非常注重皮肤护理。

在撰写《Pretty Boys》这本书时,David花了两年时间进行研究,从一个现代的视角来反思美的历史。在了解了关于美妆品牌和研究美妆历史的文章之后,David将他的知识应用到创造Good light产品上。


Good Light首先推出的产品是泡沫洗面奶、化妆水、益生菌精华,价格区间在18-22美元之间(RMB117-143元)。所有产品都含有抗炎成分,旨在支持健康的皮肤屏障功能。

这些产品坚持零残忍、纯净和纯素,配方中不含欧盟禁止的1300种成分。品牌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主要通过亚马逊渠道销售。

两位创始人通过家人和朋友筹集了启动资金,为Good Light提供了资金。“但我们的目标以社区驱动的方式启动,之后我们会看看企业需要什么,然后可能会在那之后再进行一轮融资。”



剃须品牌Harry's Inc.的孵化器Harry's Labs推出了一个新的女士头皮护理品牌Headquarters。

“很长一段时间,当消费者想到头皮护理时,它都是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Headquarters总经理李·莱诺克斯(Lee Lenox)说道,“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在高端市场,我们已经看到许多品牌开始从根源上谈论这种健康头发的概念。”

根据NPD Group的销售数据,护发是2020年保持增长的少数品类之一,因此现在推出一个新护发品牌或许是非常合适的时机。

Headquarters致力于用护肤的方式去护发,产品内含维生素和矿物质,优化头皮健康,促进头发长期健康。


该品牌共推出三个系列,分别针对干性发根和头皮、油性发根和头皮以及平衡中性发根和头皮,除基础的洗护产品外,品牌还有推出去角质磨砂膏、滋养喷雾、滋养乳液等产品。

品牌的主要销售渠道是沃尔玛、品牌官网,每款产品的售价7.5美元(RMB49元)。


此外,Headquarters致力于支持妇女和她们的心理健康,将把销售额的1%捐赠给当地的基层组织。



Schwanen Garten是韩国护肤品牌,包括洗面奶、精华、油、眼霜、安瓶和面部喷雾,并具有获得专利的抗氧化剂配方。

联合创始人Suan Hwang博士表示,“这个抗氧化配方用途广泛,不仅可以单作为功效型精华使用,而且在与其他护肤产品混合时还可以作为增强剂,从而增强其活性成分的功效。”

“我们自己的研发实验室和设施都设在韩国,因为我们坚信自己可以自行配制和生产产品,产品完整性高且透明。”Suan Hwang博士解释道。


与其他品牌的不同之处在于:Schwanen Garten的创始人已经研究抗氧化剂20年了。在母亲因癌症去世后,Hwang和他的合伙人Sung Hyun Kim开始探索抗氧化剂及其消炎特性的好处,以作为预防潜在疾病的一种手段。

Hwang说道:“当我们最初开始研究时,我们关注的是人体以及抗氧化剂在增强我们免疫力方面的强大作用。但在一次美妆行业的活动上,一次经历幸运地打开了我们的眼界,我们开始考虑将抗氧化剂应用到护肤品上。”


品牌名类似英文Swan’s Garden,灵感来自安徒生童话《丑小鸭》。品牌首次推出6款产品:低pH值泡沫洁面乳、精华爽肤水和保湿霜等等,价格从20美元到52美元不等(RMB130-338元)。

“我们不使用合成乳化剂,仅使用纯净有效的成分来开发完美配方,避免任何不必要的添加剂。”Suan Hwang博士介绍道。

品牌坚持纯净与可持续,所有产品都不含苯甲酸酯、硫酸盐、邻苯二甲酸盐、硅酮、矿物油、聚乙二醇、酒精、着色剂、转基因生物和香料。



迪拜名人化妆师穆罕默德·欣达什(Mohammed Hindash)推出美妆品牌 Hindash Cosmetics,据称他是海湾国家(GCC)中第一个开设社交媒体频道的男性化妆师。

据介绍,欣达什在推出品牌前在研究色彩上花了两年时间,后在开发配方并完善其背后的技术方面又用了两年时间。同时受疫情影响,原计划为期9到12个月的品牌项目也延迟推出了。

目前,品牌推出的首款产品是渐变色眼影盘Beautopsy Pressed Pigment Palette,眼影盘共包含12个色块,两个色块之间的颜色以渐变的形式无缝衔接两头的色号。同时,品牌坚持纯素,售价为70美元(RMB456元)。


Beautopsy眼影盘可用作眼影膏、腮红、修容、高光、填充眉毛等等。“我研究了可以增强和放大所有肤色的颜色,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些粉末几乎具有柔焦效果,可以扩散并相互融合。”欣达什说道。

从事专业绘画十年时间的欣达什将艺术和彩妆做了完美融合。“我的灵感来自画家的调色板我真的很想概念化绘画调色板,并将其转变为化妆品和艺术品。”他继续说道,“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创建一种多用途粉末产品,同时我不希望该产品只吸引专业化妆师,并吓跑日常的化妆消费者。”


据了解,这款眼影盘的其中一个色号FEEL + REAL就可以调出大约10种不同的颜色组合,从温暖的棕色到中性色再到灰褐色、纯灰色等等。欣达什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也有分享一些调色技巧。



来源:聚美丽

作者:言午

网址:http://www.jumeili.cn/News/View/39531.html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标签:国际品牌美妆国货个护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